忍者ブログ

紅塵もくもく

失去的,是那指尖的荒蕪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失去的,是那指尖的荒蕪



鴿子,不知道最近是怎麼了,老是感覺好疲憊。關上房門,謝絕友客,獨自一個人呆在屋裏,躺在來回搖晃的木椅裏,透過純淨的玻璃窗靜靜的望著那遙遠的一片藍與讓人不忍去破壞的幾朵浮雲。構思著應該用怎樣的文字來留住我的青春歲月,滴答滴答的香港傳統節日時鐘聲又把我帶回了過去。

“鴿子,你知道嗎?我跟欣一起長大,一起上學,十幾年來一直都形影不離,但是我從來沒給她說過心裏話。但不知道為什麼,剛認識你一兩個小時,我就把自己所有的煩惱全部一股腦兒的倒給你了,我感覺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緣。”剛停止過哭泣的文林坐在我同桌的位置上既像感傷又似開心的對我說著。

我微笑的對她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老是感覺你有很多心事兒似的,雖然你整天在班級裏大呼小叫,跟個男孩兒一樣,但是你的眼神卻與你的性格不相符,這點是騙不了的人的。你沒事兒的時候老愛看著窗外的天空發呆,我也是,所以不自覺地便與你產生一種親近的感覺。”

真的嗎?她略有驚奇的問道。接著說,我也是因為你老愛窗外看才注意到你的,我感覺咱們的性格肯定有相像的一面,沒想到咱們還挺默契的!

初二的課程安排沒有那樣的緊密,空閒時間便被文林帶著參加各種聚會,各種活動,結交了各種朋友,本來性格十分內向的我在那段時間裏卻是校園裏人人皆知的瘋丫頭。她便老說我以前的淑女形象原來都是裝的。然而她不懂,在我以前的沉默歲月裏是因為沒有適宜的環境與人讓我去敞開心扉。

有她的日子,我真的很快樂,只不過患得患失的人生使得我的成績卻也一落千丈。

文林,我一直不懂得何為知音,十幾年來一直都是瘋瘋癲癲的,表面的我真的是一個沒心沒肺的快樂的丫頭,然而他們卻不知我也有林黛玉那般的身世與多愁善感的情懷 。

我是一個愛在雨中撐著傘悠閒地散步的人,雨下的越大,我就越覺得痛快。某一天的下著雨的午後,我看見一個短頭髮的女孩兒撐著淡紫色的公主傘蹲在花園旁邊的地上用樹枝在哪兒胡亂的畫著寫著。圓嘟嘟的臉蛋兒被淡紫色的雨傘映襯得煞是可愛。這女孩兒寫著寫著竟流出了眼淚,滴落在了雨水裏。我苦澀的笑了一下便靜悄悄的走開了。

新的學期,我們學校總是要按照名單重新分班,很巧的是在雨天裏遇到的那位女孩兒和我分到了一班,而且是我的鄰桌。我感覺我們一定很有緣份,總是想著法兒的與她套近乎。可是這妮兒好似是一個冷美人,不愛說也不愛笑,下課的時候總是呆在教室裏仰望著蔚藍的天空。

看著她總是一副憂鬱的的樣子,我便整天想著怎樣能使她快樂起來的方法。於是我學會了在下課的時間裏與她不約而同的仰望天空,慢慢地每次上課前我們總會相視一笑,緊接著我們便融入了彼此的世界。夜自習的時候,我們總是互傳紙條訴說著彼此的心事,直到那次談到自己的家庭情況,未下自習課,我們都已淚水連連。原來她的爸媽總是給她很多壓力,望女成鳳太過心切,稍有過錯便會有許多懲罰,她害怕回家,也害怕爸媽那張嚴厲的面孔,每一天過得都心驚膽戰。

那我呢?該為自己沒有父母的管束而開心嗎?我無從知曉。只覺得我應該讓我身邊的朋友開心起來,我應該讓她敢於追求自己所要的自由。於是,我便拉著鴿子認識我的各種朋友,參加與我有關的各種活動,看著她開心的樣子,我的一種成就感便也油然而生。

欣,我是從小到大與文林形影不離的好姐妹,文林的身世很可憐,我父母對她也很是照顧,把他當做我的妹妹一樣看待。她是一個樂觀堅強的丫頭,在任何人面前總是風風火火的。其實我知道也明白她的傷心之處,只是她不說,我也不好問。我覺得子期終有遇伯牙的時候,我一直在為她祈禱著能夠早日遇到她的知音人。

然而鴿子的出現卻讓我覺得這一天來的好突然,總覺得文林該疏遠我了,老是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初始,不怎麼喜歡鴿子,不知是否是因為友情裏也存在吃醋的原因!鴿子沒有出現之前,我與文林形影不離,她出現之後,文林就不怎麼頻繁的找我了,看到她倆成雙入隊出入教室和餐廳的時候,對鴿子竟然莫名的有一種討厭之感。想想自己以前的心願,覺得自己小小的就有點兒小神經。

慢慢地我以為我已經淡出了文林的世界,然而鴿子這善良的小丫頭竟有事兒沒事兒的來找我聊天,再後來初二的年紀段裏就有了“鐵三角”這個名頭。我們穿一樣的衣服,看一樣的書,玩兒一樣的遊戲,逛一樣的小吃街,交一樣的朋友,進一樣的辦公室,挨一樣的罵…… 開心了,瘋狂了,可是鴿子這學霸的成績卻一落千丈了,文林與我對此很是自責。

那天晚上,班主任喊鴿子出去。大概是說了什麼,鴿子回到教室後邊一言不發的呆坐在座位上,任臉上的淚水肆意流淌。緊接著,第二天,第三天,我和文林又相繼被班主任叫到了辦公室,都是懷著沉重的心情出來的。我們幾個那幾天都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在教室裏靜靜地坐著,各自想著各自的事情。

也許世間的事本就該塵歸塵,土歸土。一個月後,已快是臨近放暑假的時候了,我與文林均出生於農村,本就打算回鄉下上學的我們那次放假回家後就在也沒有踏進那所學校。

鴿子,我不知道班主任同她們講了什麼,從她們回來後,我就感覺我們的關係發生了些許變化,其實依舊親密,只是感覺彼此成長了一些。然而令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一個月後放了一次節假日的假,就再也沒有見過她們了。開學後收到了她們的來信。

鴿子小妹:原諒我們沒有一直伴你到中招考試。老師說的對,我們不能為了一時的貪玩兒而忽略了自己的夢想。你是讓我們覺得這輩子都值得交的姐妹兒,這份情誼,一輩子。

老覺得因為我們的貪玩兒而使得你的成績一落千丈,我倆為此都很自責。你原本是個多麼優秀的女孩兒,當然在我們心裏你一直都會是優秀的人兒,我倆希望你可以一直優秀下去,所以以後的路該怎麼走,你自己曉得?

友情不該是自私的,我們的友情更不應該是。我們在一起的這段時間裏,雖然也有過哭,但更多的是笑對不?學你的口氣也說一句文鄒鄒的話:“天下無不散之宴席,短暫的別離是為以後更好的相聚。我們要為了彼此的夢想而好好努力,記得這是我們的約定。還有別忘了你要當作家的夢想,我們認為那是再適合你不過的職業,你為了我們也要出人頭地哈。

還有回鄉下上學是我倆謀劃已久的計畫,城市裏好學生太多了,這樣中招考試的時候會帶給我們很多壓力,我們很怕,就果斷的轉校了。你不要想太多,要是胡思亂想而責怪自己的話這輩子也別想見到我們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要好好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我們會抽時間去看你的,只需胖不許瘦,要好好地吃飯,這樣才能有精力好好的去學習是吧。

不羅嗦了,想我們的時候就看看窗外,天依舊那麼藍,雲依舊那麼瀟灑,我們的離去並沒有帶走你的世界。

一年的時間,我為中招全力拼搏,最後光榮的被商丘市一高所錄取。文林和欣雖沒有考上重點高中,但她們的成績在鄉下的學校裏亦然屬於佼佼者。我們的友情並沒有因為時間與空間的距離而產生隔膜,反而曆久彌堅。

仰望天空,天依舊那麼藍,雲依舊那麼瀟灑,失去的只是指尖那看似荒蕪的流年。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