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紅塵もくもく

一枕閑花香如故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一枕閑花香如故

關於記憶,或深或淺;關於思念,亦濃亦淡。輕觸時光,一些念,若塵;一些夢,幽幽,指尖的溫度,滑過靜好的歲月,任一剪相思,妖嬈了心靈深處的曉月眉彎。洇一筆漫漫時光,舞一闋水墨橫斜,憑窗依欄,撚一則千年的經卷,隔著月光水岸,為你,立成一株瘦箋DPM價錢

也許,今生,你我註定要在這紛紛擾擾的塵世,做一次夢的旅行,無花亦無果,無始亦無終。情落凡塵,菩提苦渡,一段未來得及旁白的故事,一份刻骨銘心的眷戀,就在千萬次回眸中,詮釋了三生石上的滄海桑田。一諾相思,一筆成殤,人憔悴,只為誰,落花流水不相隨,相思賦,流年渡,無端又被西風誤。

這一季花開,暗香盈袖,有淚,濡濕星子;有夢,朦朧落陽。紅塵深處,夢過無痕,抬望眼,慢低眉,穿過指尖的痛,落字,成殤。把酒臨風,且歌且舞一曲相思引,氾濫於眸中的念,記錄,你隔花初見時的模樣……

夢隨風萬裏,幾度紅塵來去,天涯盡頭看流光飛去,不問何處是歸期,欲將心事付瑤琴,弦斷誰與聽?握一紙素箋,在落寞天空下,守候飛鳥的翅膀,淺笑迷離間,依稀是誰的聲音,駐足窗前,將我的乳名輕喚?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提一盞千年的宮燈,於霓裳輕舞處,守候一個癡心的夢,相思渡口,誰的痛蝕骨?誰又在一筆淡墨裏,夜夜含淚那無法泅渡的涅磐?

站在季節的邊緣,守望一座空城,覆手寂寞,憂傷是一縷風,穿過指尖,遺落在淡淡的流年。許下的三生承諾,卻給不了Dermes好不好一世的結果,經年一夢,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眉毛那麼短,思念那麼長,一風,一月,一箏,一歎,此岸是我,彼岸是你,繁華散盡,暗香盈袖。

或許,這世間有太多的東西,讓人無從把握,亦如,十指合掌的誓言,被風乾後在空中沉浮不定,如此這般的散了,淡了,遠了。執一闕清詞,墨韻成殤,望斷天涯路,瘦了流年,淡了紅顏。許下一個人的承諾,卻刻骨了兩個人的煙火。從此,星月不相見,山水不相逢。今日種種,似水無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物也非,人也非,歲月無痕事事非。

低一眉心事,默然一蓬無語,唐詩宋詞吟盡,又怎抵得一場風花雪月的情殤?人生不過一場虛妄,花開花謝花滿天,只化作心有千千結。將一次次的相遇演繹成紅塵情深,將一段段曾經回望成人生的千回百轉,淚光盈處,誰的心情清瘦了歲月?誰的呢喃婉約了流年?素年,那些被流水濾過的時光,那些留白的青春,終是在淚水與歡笑中,悄然成人間最美的絕塵愛戀,靜靜走遠……

只緣感君一回顧,使我思君朝與暮。站在時光的路口,悄然回望,萬千心緒輕鎖眉間,一紙經年,半箋心語,弱水三千魂夢斷。惟歎,這淡了一季的痛,擱了一世的情,期期艾艾繞指柔。魂斷處,離恨天,夢裏瑤池兩纏綿。

若,愛情必須是望穿秋水,才能刻骨銘心,我願,輕搖三生石上五百年的梵音,只為,你回眸一笑時的一次涅磐。采一縷月光,打撈憂傷,痛到淚流,不言滄桑,瘦影消,魂依舊,折字煮酒,誰與聊敘?一曲梵音,傷痛首爾旅遊千回百轉。醉花陰,斷腸人;金縷曲,誰與共?若水穿塵,遺落在風中的,惟剩一地微涼……

年華裏,總有些文字,能讓我們久久地端坐窗前,讀它一遍又一遍;總有些音樂,能讓我們不停地迴圈播放,從天黑聽到天亮。流轉的時光,照一臉滄桑,許多人,許多事,來不及遺忘,來不及細數,流年,已滴在時光的流裏,悄然無息。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一些情,如罌粟,妖嬈千年的蠱;一些夢,如刺青,揮不去,抹不掉。回眸處,守一闋清詞,執一筆疏狂,卻原來,繁華過後一場空,誓言繾綣,夢非夢,蝶舞莊周,落花成塚,這世間,許多事,求得,求之不得;許多夢,忘得,忘記不得。前塵往事皆隨風,只落得,一枕閑花香如故……

若,人生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凝一指滄桑,泅渡歲月,以一掌合十的虔誠,祭奠情深緣淺。醉酒當歌,和淚研磨,終是女子薄涼,轉身笑傲,問世間,誰會心疼?一眼回眸,一世牽念,君若懂得,我便心安。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